刘士余即将发表讲话 这十大问题会如何阐述?

2017-07-23 04:14

  根据2016年4月的年度立法工作计划, 《证券法》修订草案第二次审议本来安排在2016年12月进行。吴晓灵还给出了四点:一是希望完善“证券”的定义,为创新打非奠定法律基础,为功能监管奠定基础;二是《证券法》修法为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提供法律;三是希望《证券法》为注册制制定原则性的;四是完善监管手段,更好地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市场秩序,投资人的利益。

  2017年在经济出现企稳回升迹象的背景下,股市稳中求进更有基础,相对2016年,对“进”的强调会更多一些。

  现行再融资制度从2006年开始实施,至今已经十年。在本次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刘士余会否对此进行阐述其监管思?

  刘士余讲话引起很大震动,随后保监会检查组进驻恒大人寿,前海人寿,彻查资金运用,停止前海人寿开展万能险新业务,暂停恒大人寿委托股票投资业务,并且密集出台了一系列监管规则,涉及万能险监管,股权监管,保险产品开发,保险公司合规管理,保险公司治理制度等等。去年12月13日,保监会紧急召开专题会议,项俊波在会上发表最严厉讲话,首次完整提出“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

  应该说,在刘士余上台后,证券期货市场的监管执法雷厉风行,刮骨疗毒、猛药去疴,查处了一批大要案件,对各类违法违规形成强大。行政处罚决定数量、罚没款金额均创历史新高,市场禁入人数也达到历史峰值。除信息披露违法、内幕交易、市场等传统案件外,还显著加强了对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虚假信息等违法行为的处罚追责力度。比如欣泰电气300372股吧)因欺诈发行及信息披露违法被处以832万元罚款,苏嘉鸿内幕交易“威华股份002240股吧)”案罚没金额超1亿元,中鑫富盈、吴峻乐“特力A”等股票案罚没金额超过10亿元,兴业证券601377股吧)、信达证券等多家机构被罚,恒生网络因为场外配资被罚43946万元,广发证券000776股吧)被罚2721万元,中融汇智实际运营的“弥达斯”微信号《国家队: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副行长喊你还钱了》,《中国连锁》“黄光裕提前出狱”虚假信息被处以顶格罚款等等。

  经过多年的发展,全国保费收入从2011年的1.4万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3.1万亿元,年均增长16.8%,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保险大国。庞大的保险资金除了债权投资,必然要进行股权投资。逐利是资本的天性,杠杆收购、股市举牌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里面当然涉及商业,更重要的还是讲规则,防风险,这是监管部门应该做的事情。

  总之,中央要求深化市场体系,完全不同于以前所说的“建设”“ 发展”“完善”,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因此,“一条财经”认为,刘在本次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必将对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方面做出规划。2017年证监会工作风格方面与2016年强调修复和改善遭受重创的资本市场功能有所不同。2016年可以“低调”,2017年似乎调门要调高点。

  刘士余上台后,一直保持低调行事的风格,以至于往往通过他的只言片语猜测证监会的政策动向。而按照惯例,在每次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证监会都会有一个上万字的长篇讲话,对过去一年的工作进行总结,对未来一年的重要工作进行部署。并详细阐述主要的监管思,所以,刘士余在这次会议上的讲线日就任中国证监会以来第一个系统的施政纲领,这次讲话信息量之大将超过他过去一年的公开讲话,足够市场细嚼慢咽。根据证监会官网公开资料以及历次证监会新闻发布会的信息,还是可以推测刘士余此次讲话不得不面临的十大问题。

  2015年经济工作会议上专门对股票市场提出要求,“要加快金融体制,尽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的股票市场”,这主要是因为2015年股市动荡很多具体问题,所以要求对症下药。2016年经济工作会议虽然没有具体提到股票市场,但提出“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这其实是中央对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也是刘今年最重要的任务。

  刘士余上台后,注册制明显放缓,或者说暂时搁置,但注册制作为最终目标是绕不过的线月,授权毕竟有一个期限,作为年度工作安排的大会,刘似乎不得不,或者继续搁置,或者列入安排,总得有个说法,当然沉默也是一种态度。不过从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深入研究并积极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来看,“注册制”应该是一个可以提上议事日程的线、最基础的制度:证券法修订是否有所表示?

  “深入研究并积极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涉及整个金融体制,包括一行三会,不但是证监会一家,这一点在即将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上可能会重点涉及,刘面临的主要是“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这个任务。

  去年2月,刘士余就任中国证监会,一年之后刘将发表他的第一份详细的万言施政纲领。2月10日-11日,一年一度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将在召开。

  2016年刘士余上台之后留下了几个悬念,比如战略新兴产业板问题,去年时对“十三五”规划草案拟修改57处,其中包括删除“设立战略新兴产业板”,这引起很大关注。去年3月25日,证监会发言人的回应是:“十三五”规划纲要是判断未来5年的发展大趋势、确定大方向、明确要办的大事。设立战略新兴产业板的具体问题,还要做深入研究论证。对于尚在研究中的具体工作,没有必要列入纲要。

  对资本市场的险资恶意收购,杠杆收购,“快进快出”的投机行为进行监管,不只是保监会的事情,更多的还是资本市场本身规则的完善问题,比如信息披露,关联交易,一致行动人行为等。还有一些涉及一行三会协调问题,尤其是穿透式监管。那么让刘士余很的“人”问题,证监会如何监管?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又如何阐述呢?

  去年12月经济工作会议提到,“深入研究并积极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刘安排今年的工作规划,必定以此为纲。

  讲,这是今年“一行三会”年度工作会议的首要话题,核心已定,必须百分之百得到贯彻,此前央行,银监会、保监会领导已经,刘也不例外,服从、捍卫和衷心拥戴核心是会议必不可少的内容。

  而且相对于IPO,定增的批文比较好拿,只要规模不是特别大,基本上过会一个月左右就能拿到批文。从去年年底开始,证监会对定增加强了监管,降低了批文速度。今年1月20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上市公司再融资存在一些问题,突出表现在部分上市公司过度融资,融资结构不合理,募集资金使用随意性大、效益不高等。2016年以来,证监会加强上市公司再融资监管,严格审核并严格规范募集资金投向,多家上市公司知难而退,撤回再融资申请,调减再融资金额。下一步,还将采取措施上市公司频繁融资或单次融资金额过大,健全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使用现场检查制度,督促保荐机构对在审上市公司再融资项目进行复核。

  另外,针对大股东减持、并购重组等问题,今年1月20日的发布会上,发言人也提到,对于减持过程中涉嫌信息披露虚假、内幕交易、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证监会将查处,严格追责;将进一步加强并购重组监管,持续完善相关制度规则,重点遏制“忽悠式”、“跟风式”和盲目跨界重组。

  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可谓资本市场的老话题,《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最重要的是统一了我国资本市场合格投资者管理的基本制度,解决了目前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中存在的“分散立法”等混乱局面,是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母法”。

  二是防风险。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16年“金融风险有所积聚”,2017年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所以,2017年的证券期货市场,一方面会深入推进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让市场的规矩严起来”,另外一方面密切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变化,摸清风险底数,做好应对准备,防止出现2015年式股市的大起大落。

  股票发行新规自2016年1月1日起实施,2016年1月8日证监会发言人回应新规下新股发行问题曾提到,证监会将按照有利于增强市场活力、市场稳定的原则,合理安排新股发行。但前不久,新股发行速度很快,已经成为市场极为关注的线月份开始,IPO获得批文的速度从两周一次递进至一周一次。前面也说了,证监会是将2016年IPO家数和融资额创近五年来新高作为成绩来表述的。证监会加快新股发行速度一方面可以解读为提高直接融资比例,为实体经济服务,另一方面是不是也可以解读为疏解IPO排队 “堰塞湖”,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为未来实行注册制打下基础呢?

  刘士余表示,“必须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进一步促进期货市场加快发展”,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

  一是按照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安排2017年的工作。从2016年来看,中国的证券市场可谓稳中求进的典型。“稳”首先是股市稳,去年3月初至年底上证综指累计上涨15%,后三个季度区间振幅均低于10%,涨跌幅超过2%的交易日仅7个,这与2015年动辄千股跌停千股涨停形成鲜明对照。“进”主要是股票融资规模大幅增加,2016年IPO家数和融资额创近五年来新高,再融资规模创历史新高。新三板挂牌公司翻番,突破万家。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交易金额,沪深交易所债券市场融资大幅增长。“进”还体现在多方协同、多管齐下打击资本市场的各类违规违法行为。

  我们知道,18大提出了“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在三中全会《决定》中则上升为“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从“市场”到“市场体系”是很大变化,更加强调的系统性和全方位。现在提出“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这其实体现了“稳中求进”中“进”的一面。

  实施《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涉及投资者、经营机构、交易场所、行业协会和监管机构,目前还有几个月过渡期。刘士余可能会在讲话中对这一即将实施的新规有所安排。

  从目前来看,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应该说基本建成,从主板,创新板,新三板,区域性股权市场都有了,也基本上有了“体系”,但各个市场内部,各个市场之间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新三板市场挂牌企业尽管已经超过1万家,但人气依然不旺,新三板内部如何分层,如何活跃,外部与创新板和区域性股权市场如何对接。国务院对作为四板的区域性股权市场刚刚做出重大,将区域性股权市场在所在省级行政区域内,不能跨省,不能多设,跨地域,省数家要合并,证监会作需要指导、协调和监督,制定统一的业务及监管规则等。

  不过,对于市场来说,最大的悬念还是注册制问题。注册制是2005年股权分置以来中国证券市场最重大的基础性,这是肖钢就任证监会开始极力推进的一个,他称之为“资本市场的头等大事”,想当年,可谓豪情万丈。因为2015年股灾,《证券法》修订推迟,肖钢甚至还希望通过全国常委会授权国务院的非常规方式推进。但在2016年初熔断事故后,肖钢在当年1月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肖钢对注册制只讲了三句线字的维稳文字。

  此前,“一行三会”每年初的工作会议已经陆续召开:1月5日至6日,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召开。1月10日,2017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召开。1月12日至13日,2017年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在京召开。而按照惯例在1月举行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则推迟到农历春节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