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古诗词里的父亲

2017-06-21 19:33

  自古以来,母爱一直都是被人们吟咏不绝的主题,那些描写母亲的诗词华章俯拾皆是,感人至深。但是相比较而言,表现父爱的诗词却不多。尤其是在那个“父为子纲”的时代,父亲的爱常常被深藏在内心深处,很少表露出来。虽然如此,但是父亲爱子女的拳拳并不比母亲少,翻检历代诗词,那些习惯内敛的父爱也和母爱一样真挚感人,深厚绵长。

  又是一年父亲节到了。行走在古诗词之间,吟诵那些情深意长的诗句,感受父亲们的浓浓挚爱,心中便落满美好温暖的。

  《诗经·陟岵》写儿子出门在外,遥想家人对自己的思念。写到父亲时言道:“陟彼岵兮,瞻望父兮。父曰: 嗟!予子行役,夙夜无已。上慎旃哉!犹来无止! ”父亲的“犹来无止”,嘱咐他不要永远滞留他乡,这语气纯从儿子出发而不失父亲的旷达,拳拳爱子深切真挚。表达的是对父亲的思念,却从中也看出了父亲的深情。

  魏文帝曹丕是家,也是文学家,在中国诗歌史上有着重要地位。他写过一篇《短歌行》,是怀念父亲曹操的。诗中写道:“其物如故,其人不存。仰瞻帷幕,俯察几筵。神灵倏忽,弃我遐迁。靡瞻靡恃,泣涕连连。……嗟我白发,生一何早。长吟永叹,怀我圣考。曰仁者寿,胡不是保。”父亲的遗物还在,可是人已经不在了,想起来便是泪流满面,长叹怀念。读起来情深意切,感人肺腑。谁说家只有利益,没有亲情?曹丕的赤子之情尽在这篇《短歌行》中。

  诗人是儿子,更是父亲。作为父亲,他们把对子女的爱与殷殷期待写进诗词中,因为情出肺腑,更有动魄的感染力。

  孩子夭折,是父亲心中最深的。宋代梅尧臣有个可爱的小女儿名叫称称,奈何天不假年,还不到一岁就离去。诗人伤痛之余,还写了怀念的诗歌:“我行岂有亏,汝何命不长。”“理固不可诘,泣泪向苍苍。”“蓓蕾树上花,莹絜昔婴女。春风不长久,吹落便归土。娇爱命亦然,不知苦。”那花朵春风一样的女儿啊,想起来便是心中最深的痛。那想念之苦,熔铸于诗词中,缠绵不绝。

  西晋文学家潘岳也曾为早亡的幼子写过一首《思子诗》,极是沉痛:“造化甄品物,代虚盈。奈何念稚子,怀奇陨幼龄。追想存髣髴,感道伤中情。一往何时还,千载不复生。”

  出门在外,父亲对子女的思念更是如影随形,念念难舍。李白在《寄东鲁二稚子》中对子女的思念描摹得详细生动,深情感人:“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裂素写远意,因之汶阳川。”

  明朝杨廷和曾身居内阁大臣,位高权重。离职后深深牵挂在京任职的儿子,写了《水仙子·八月十六日有怀寄京师两儿》云:“百般忧念百般难,一度书来一度宽,经年间阻经年盼。利名途祸患端,做闲官只守闲官。常记三缄,常怀一寸丹。怕人情翻覆波澜。”父亲无时无刻不在盼望孩子平安的讯息,那些殷殷的和让我们看到一个饱经宦海风尘父亲的拳拳爱子,让人过目难忘。

  虽然,父子之间情深意长,满满的是内敛的深情。但是父亲在古代的形象中大多时候是严肃的,他们为孩子指明方向,谆谆不厌其烦,细致叮咛不厌其详,就像有些诫子示儿诗,充满了舐犊之情。

  西汉东方朔,向来以滑稽著名。他是一个大隐士,但不隐于山林而隐于朝廷,因此,他也很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做到这一点。既能生活无忧,也能悠哉。因此把自己多年倾囊传授,写下《戒子诗》,“明者处事,莫尚於中。优哉游哉,与道相从。首阳为拙;柳惠为工。饱食安步,在仕代农……”这首诗对儿子的和期望溢于言表。东方朔虽洒脱不羁,但是这首诫子诗中的他与普通的父亲没有分别。

  陆游特别注意用诗书教子,曾明确告诉儿子:“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而他写的《冬夜读书示子聿》,“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孩子要学以致用,身体力行。这首诗,饱含了深邃的教育思想,也寄托了他对子女的殷切期望,文字虽然朴实,感情却极挚。

  还有诗圣杜甫,曾经给自己最喜欢的次子武写过一首《又示武》,“觅句知新律,摊书解满床。试吟青玉案,莫羡紫罗囊。假日从时饮,明年共我长。应须饱经街,已似爱文章。十五男儿志,三千行。曾参与游夏,达者得升堂。”诗中包含着杜甫对孩子的望。他看到武学习作诗,兴奋之余,孩子学习要专心,不要玩物丧志,生活要有节律,还要勤学经典,以先贤为楷模,持之以恒。作为已经名动四方的诗人,看到儿子有望继承自己的衣钵,杜甫内心的欣慰和喜悦可想而知。

  除了怀念、深情和,诗词中更有天伦之乐。唐人施肩吾写的《幼女词》就充满了情趣:“幼女才六岁,未知巧与拙。向夜在堂前,学人拜新月。”父亲对女儿的怜爱喜欢之情,溢于言表。

  元代诗人元好问《清平乐·嘲儿子阿宁》更是用戏说的语气写孩子的天真烂漫,幼稚可爱:“娇莺娅姹。解说三生话。试看青衫骑竹马。若个张萱许画。西家撞透烟楼。东家谈笑封侯。莫道元郎小小,明年部曲黄牛。”父亲对孩子的喜爱充盈在字里行间。而其不求利禄,只愿安享平常生活的教子态度,更是令人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