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映客、陌陌、国广星空坐在一起讨论了直播行业的趋势和盈利问

2017-09-13 15:58

  基础设施的发展和整个行业的发展,是互相推进、密不可分的,未来是不是有一家做直播或者短视频起家的企业,未来也成为一家百亿美金的公司,我相信在未来一定能看到,这里面基础设施的推进也是让我们整个的人对于新的产品形态接受,是一个密不可分、必不可少的支撑能力。

  这个长尾效应有主观和客观的各方面原因,从主观讲,可能真的要感谢腾讯在支付等等这些领域的一些对用户的教育,移动支付的整体水平提升了太多,移动支付覆盖的人群提升了太多,这个是我们整个业务提升的一个大的基础。从主观上讲还有一点,中国人本身性格会比较腼腆,但是像红包这些产品形态对用户的教育,我们开始逐渐习惯,或者逐渐接受了直接用打赏,或者是用付费的形式来表达感情,来表达无论是对一个人的支持,还是对一种观点的支持。基于这两点,这也是为什么在移动端我们的应收能够有一个比较大幅度的增长的原因。

  杨学斌:我们YY是从互联网语音工具起家的,我们真正的经历、,我们整个信息的,从文本到语音,然后再到视频的过程,这个过程里我们发现我们这个过程是一个信息载体的演化过程,而这个载体的演化表现出来的形式,可能是我们看到的直播和短视频,跟我们各种传统的行业结合,其实是一个互相辅助,或者帮助我们一些已有的行业或者领域,从新焕发出来它的青春和活力的过程。

  而陌陌视频副总裁雷丹认为,短视频和直播这些视频形态有非常好的融合效应,它其实促进了我们平台用户在平台上的一些社交行为、分享、展示的行为。他指出陌陌直播业务的增长其实是整体的付费用户体量极大的增长。陌陌直播的盈利模式更趋于长尾,这个可能是移动直播和传统PC端直播的一个表现新趋势。“从主观讲,可能真的要感谢腾讯在支付等等领域的用户教育,移动支付的整体水平提升了太多,移动支付覆盖的人群提升了太多,这个是我们整个业务提升的一个大的基础。从主观上讲还有一点,中国人本身性格会比较腼腆,但是像红包这些产品形态对用户的教育,我们开始逐渐习惯,或者逐渐接受了直接用打赏,或者是用付费的形式来表达感情,来表达无论是对一个人的支持,还是对一种观点的支持。基于这两点,这也是为什么在移动端我们的应收能够有一个比较大幅度的增长的原因。”

  杨学斌:我们刚刚讲到直播,也有很多直播+,直播+很多的领域,很有可能个人做一个判断,到最后整个视频的领域还是内容为王,我们技术,我们技术团队一个,就是怎么去刺激或者帮助用户产生内容,提高整个内容消费的效率。

  曾佳欣:刚才提到盈利,在座的各位都是视频直播界的翘楚,视频直播分的内容越来越广,我们已经跨界到金融、在线教育,想问一下雷丹总,你怎么看陌陌在这方面的发展,以及盈利能力?

  邱跃鹏:这个可以有一个比喻,去想象我们现在的汽车业的发展,如果我们只有乡村道的时候,我们看到车的时速只有几十公里,到今天有非常高速的汽车,是因为整个基础设施,我们的道、高速公,有更多的东西让我们的汽车有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基础。视频和云的关系有点类似于这种,我们往前看这几年的互联网发展,最开始都是用QQ发一些文字的消息,这是一个带宽需要最小的,而且在那个时代可以非常好的产品形态。在后面我们去上网,看这些文字的行为,再往几年前我们开始看更多的图片社交,最近一家图片起家的公司snapchat估值200多亿美金,刚刚上市。这个也是随着基础设施不断地发展,很多新的形态出来,包括到去年看到直来,因为我们的主播拿着一个手机可以随时随地产生内容,可以让更多人看到内容。

  邱跃鹏:首先我们期望看到这个行业发展得越来越好,因为只有行业更好,我们作为这个为大家提供水和电的企业,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其实一方面是网红主播的企业发展,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直播越来越成为各行各业的标配能力,就像以前需要一个号宣传自己,需要有一个企业主业,未来是不是很多企业都需要一个视频直播的能力去宣传自己。比如美丽说做电商,很快能够提升自己卖货的能力,最近我们也在跟一些新跨界,比如我们跟平安做了一个直播,因为平安是一个非常大的企业,它在做企业管理的时候,也需要直播能力提升企业的运营效率,让最上层的意思和基层员工产生加速的流动。包括我们最近跟知乎也在聊,知乎是做知识经济,以前大家在知乎上发帖子,知乎有一个大神,回了无数的信息,各个地方回答的非常漂亮。未来这种知识经济可能也是在直播的形态下,通过直播做很多的模式变现,让知识的行业也会变得不同,在线教育现在已经很成熟了,这种更泛的、长尾知识的总结和分享,也会有一种新的模式诞生出来。

  雷丹:我非常庆幸这个会是在我们财报发布之后开,这样我就能在这里分享一些东西。首先从比较直白的讲盈利,从直播业务上线一年多的时间,从去年明显能看到Q3、Q4有一个比较大的体量增长,我们自己分析在这里面,最重要的因素,其实是整体的付费用户体量极大的增长,其实陌陌直播我们的盈利模式更区域长尾,这个可能是移动直播和传统PC端直播的一个表现新趋势。

  腾讯云负责人邱跃鹏说:“基础设施的发展和整个行业的发展,是互相推进、密不可分的,未来是不是有一家做直播或者短视频起家的企业,未来也成为一家百亿美金的公司,我相信在未来一定能看到,这里面基础设施的推进也是让我们整个的人对于新的产品形态接受,是一个密不可分、必不可少的支撑能力。”

  王明轩:站在我的角度考虑,我们传统主要是靠广告,我就把它形容为钓鱼,走到互联网这个时代以后,整个信息的有大范围、低成本的,导致人类未来的盈利模式,广告还会有,其实你们说了半天,就是人性化付费,就是把人性激发起来了,小男孩喜欢小女孩,就要给她打赏,其实人性化付费还有更大一部分,市场的规模是极其巨大的,电子游戏市场已经达到了两三千亿的规模,而我们传统的电视广告收入一共一千三百亿。

  邱跃鹏:这一两年视频行业发展非常快,对于一方面是我们带宽和速度要足够快,另一方面叠加的能力,也是产品创新非常重要的,比如像刚才提到连麦这种能力出来之后,可能让我们从单一主播变成多主播的模式,这种创新必然要对连麦的速度有非常高的要求,要是两个身处异地的人在一个演播室里,像我们这样坐在台上的感觉,这里面对于技术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我们现在提供的400毫秒内延迟的连麦技术,基本达到了像面对面交流一样,这样让异地直播的互动形式成为可能。内容出来之后对于任何一家内容平台来讲,去监管这些东西,都是这些企业所必须尽到的责任。去年基于我们机器学习,和图象识别技术推的识别,包括一些未来我们也希望推更多的基于机器学习的能力,去帮助到视频行业可以在无论内容的监管或创新,或者一些模式上,可以有更多的结合。

  邱跃鹏:腾讯云自己不是做直播的,我希望让云的技术可以跟我们的直播行业一起成长,我相信今天仅仅是直播行业的一个开始。

  奉佑生:我把公司从一开始的定位成,让直播成为主流生活方式,未来你的直播可以跟不同的行业发生关系。

  我们YY平台上每个月平均收入超过3000块钱的主播有10万人左右,这个量级基本上在网上创造了一个很大的企业,而这个企业有十万的员工,可能等同于一个富士康。在我们平台上有大量的人能够赚到钱,能够养家糊口,也有非常大量的主播在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曾佳欣:我们看到直播的收费模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原来从单一的网红直播能力,已经上升了很多,形形色色直播的方式,在这里想问一下YY的财报公布了吗?

  王明轩:直播会将来成为的一种标配,我们电视原来是直播的,是先有了直播然后有了录播的,先有了直播的电视才有了机,不能走的太远了就忘了来时的,直播会作为未来形态中的重要力量。

  曾佳欣:谢谢大家,我们也希望腾讯云的服务,能为我们直播行业贡献一份力量,我们再次感谢今天到场的嘉宾,我们也期待直播行业蓬勃发展,期待直播行业的井喷,谢谢各位。

  曾佳欣:刚才提到很多能力,在这些能力腾讯都能说出大量的技术能力,给到我们合作伙伴,这里做一些详细的介绍。

  天佑我们YY平台的成长,我们YY平台也了他的成长,我们给社会带来的一些正面的价值值得我们整个直播业界去关注的,因为这是我们整个直播行业能否得到社会主流大众的认同,能否持续地往前走不断地壮大,这可能会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基础。

  奉佑生:我认为2017年直播肯定会有所降温,不会那么关注。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事,其实从内心来讲,我希望直播早点结束。从我个人判断,直播会往内容的多元化方向发展,这一定是必然的,其实2016年我们通过大家在内容上尝试一些东西,试图找一些方法,看什么样的内容更适合直播的特性。另外,2017年短视频大战会加速来临。

  曾佳欣:已经说到云了,这个问题要问邱总,您谈一谈云计算在视频领域做出怎样的支持?

  腾讯科技讯(刘亚澜)3月20日,由腾讯云主办,联合国内直播行业巨头参与的“云+视界”大会在京举行。会上,腾讯云副总裁曾佳欣、腾讯云负责人邱跃鹏、国广东方副总裁兼国广星空总裁王明、映客直播创始人兼CEO奉佑生 、欢聚时代CTO杨学斌、陌陌视频副总裁雷丹就直播行业的趋势、盈利问题等进行探讨。

  第三大块收入是电商,结合着内容把产品营销出去,这个空间也是特别大的,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人类在这之前,对于视频的应用,我来形容就是把视频当着石油点一把火烧了发电了,一桶石油发电挣了两百美金,刚才说这种办法相当于把石油精汽油、柴油、塑料、橡胶就值两百美金了。

  雷丹:我说一点我们平台自己的经验,我们不仅有直播,也有视频的时刻功能,其实就是鼓励用户通过短视频的方式,随时随地分享自己的生活。我们发现短视频和直播这些视频形态,有非常好的融合效应,或者我们自己也把它叫做协同效应,它其实促进了我们平台用户在这个平台上的一些社交行为、分享、展示的行为。所以,我们也很乐于看到,视频变成了从去年开始乃至今年默默平台的一个一个新的标签,也是我们未来会去努力探索的一个方向。

  曾佳欣:想问一下邱总,未来出来越来越多的月流水过亿的网红企业,腾讯云会用什么好的方式支持他们的发展?

  曾佳欣:作为直播界的独角兽,井喷非常厉害的映客,请奉佑生对这个问题做一些回应。

  曾佳欣:我们今天邀请到了行业的专家一起来探讨关于视频直播的未来和趋势。第一个问题问奉总,去年移动直播大红大紫,映客是在这个浪中被资本追逐的弄潮儿,2017年移动直播会是一个怎么样的趋势和发展呢?

  雷丹:我说一下我们平台,我们会沿着泛娱乐和泛社交的方向,给用户创造更多好玩的方法。

  王明轩:我去年写了一篇文章,这是领导亲自跟我说的,说您这文章对我们国家直播政策制订,产生了挺大的影响,还拿手机给我看了一下,我就把这个标题作为我最后的一句话,直播是传统转型的上甘岭之战。

  欢聚时代CTO杨学斌表示,如果说直播行业处在风口,那么YY相当于风口背后的“鼓风机“。对于这个鼓风机的构成,则是YY为行业创建的模式和要素。从整个IT产业的宏观高度来看,直播应用之所以能够兴起,并成为当下的风口,背后主要是带宽大幅度扩容、互联网普及大提速、网民人口爆炸带来的“人口红利”等诸多因素的合力推动。但在更深层面上,基于技术进步带来的沟通方式进化,让我们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从纯字符交流,到图形界面,再到语音交互,直到现在可以基于移动互联网实现流畅的实时视频互动。在这个过程中,每一次沟通方式的阶段性进化,都构成了对应的风口,催生一批应运而生的企业。

  再回到技术这个点上,其实今天我们的主题是云+视界,但我也做过一些前期的工作,视界就是视频业界,我是技术出身的,我们做的事情跟腾讯云做的事情非常相似,在整个业界的发展当中,我们会发现技术是对整个视频业界的发展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如果上一年直播是一个风口,可能我们云是风口帮我们猪加上翅膀的角色,我们会比较倾向于认为我们自己是风口下面的一个鼓风机。

  杨学斌:我们上刚也公布了我们的财报,我们上一年整个营收是82亿,年对年的增长接近40%左右,陌陌的数据也非常迅猛,他们单季利润已经超过一亿美金了。现在我们刚刚看到我们数据上的预估,我们可能直播看起来像是一个百亿规模的市场,但我们觉得肯定远远不会是这样。YY在近年我们对盈利,或者应收本身的关注会偏少一点,我们会更多关注营收背后的整个生态系统,像我们直播平台怎么去对社会产生一些正面价值,这一块会做更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