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财经》成功之道浅析

2017-10-08 18:15

  目前办节目难,办好节目更难,问题出在如何调整心态,能够热爱本职工作,舍得投入精力、情感、劳动,才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当然目标的正确同样重要,节目是让听众有更多的收获,从中再考虑节目的,这是“共赢”的努力,这从根本上避免了“饥不择食与慌不择”,我看这是节目组最重要的成功“经验”。对这一点,仍有不少人还不明白,还在以能成功“糊弄”而洋洋或沾沾自喜。

  节目已经历经多年弱势,在众多大众中影响力不振。对于地位的改善,人做出了很多的努力,这些努力中有一些也让人感觉困惑。正如胡占凡同志说的:今天,“节目品种繁多、竞争激烈”,于是“一些节目把撒娇、打闹、闲聊等低俗行为作为卖点”。(胡占凡:在《天下财经》成立四周年研讨会上的贺信。)在追存的时候,人有时会饥不择食、慌不择。但是真正不择食会因误食而身亡,这与对付饥饿的最终目的是相悖的;同理,不择最终坠崖而亡也与找出的初衷不符。因此,为了,人应该既要择食也要择。像胡占凡同志的那些做法是什么都不择的结果,这样没有长远目的的做法,得到的只能是一时的尽兴,回头却可能是更大的深渊和饥渴。

  从此观察《天下财经》的发展之,是一种看准了道的发展之,目的性明确,且为之付出的努力也是艰辛而值得的。难能可贵的是一直以来栏目对初衷的。这一要靠工作态度——坚守,一要靠制度——管理得当。

  无论是“用资讯创造价值”,这一与听众“共赢”的追求目标,还是一系列制度,其基础都是整个节目组的全体的公益心——真正为社会提供有益内容。这一出发点怎么强调都不会过,这才是成功最终的基础。也是“节目气质与众不同”(胡占凡:在《天下财经》成立四周年研讨会上的贺信)的真正来源。

  对于《中国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也是中国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根据国家党组会的决定,《中国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影视报》,由中国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报》,由中央人民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从《天下财经》的节目内容可见,其全面的新闻内容可以成为吸引听众的主要手段。节目在工作日每天从早7:30到9:40。130分钟的节目,分为40分钟一个的三单元。每个单元中既有、国内新闻、国际新闻,也有财经解读、证券信息、全球股市汇市报道等。后两个单元,对第一单元的重要新闻滚动的同时,还会根据事态进展随时更新。据其负责人讲:这样安排“是把有价值的新闻和资讯及时有效地传递给听众,使听众方便地了解有哪些重要的或者与他们密切相关的新闻发生,对财经大事及细节、内涵有较为全面深入的理解,及时掌握投资理财所必知的信息。”(《天下财经》监制赵嘉岭,在2007年11月22日《天下财经》研讨会上的发言。)

  这样细致的管理能够较好地勤罚懒、赏罚分明,形成让人信服的公平竞争的气氛。这就是出优秀节目的组织、长远。这样规范的管理会节目组每天的节目有同等的质量,并能持续出好节目。真正的优秀要靠管理,不能仅靠、靠。中国人的素质很好,但组织管理往往不强。搞好管理就能将工作者们优秀的素质调动、发挥出来,组织行为能够一以贯之、“善始善终”。

  以今年9月11日的节目为例。这一天的《天下财经》栏目有几个重要经济话题:CPI走势最新统计,节目独家专访了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他说出“未来CPI涨幅将继续平稳回落”这样的解读;节目中还与来自和复旦的多位专家学者讨论了目前国家的经济形势,以分析、解释CPI和PPI上涨对经济发展和对百姓生活的影响。节目深入浅出、多层面思考,使本身没有太多专业知识的听众能够对问题形成明白、正确的理解。做到这点并不容易。这说明节目制作人员自己已经掌握了本领域相当多的专业知识,达到了较高的专业水平,并热心帮助听众理解这些内容背后的缘由,这中间的拳拳可以揣见。

  《天下财经》节目组把先进的企业管理模式引入到栏目管理中来。他们自己制定了一本《工作手册》,使工作中的管理都有了依据。其管理实行标准化操作,对在确定选题、编辑、采制报道、岗位职责、工作流程等各个方面都有明确、具体、可操作的标准和制度,从而了栏目的风格统一、质量稳定。(中国新闻评选《天下财经》网上公示材料。)如对编辑标准定得很细,其中还都有分值和加分项目:如什么样的头条、标题和导语能加分。

  这样的内容安排使节目成为信息、特别是财经信息总汇。这使得不仅是经济界人士,所有关心的人都可以从中得到自己需要的内容。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参与操作人数的急速增加,对这种包容面广的财经新闻的接收人数也会随之增长,这为他们的日常生活提供了便利。这就是节目的“功能”,这样的内容使其实用性强,也就能够招徕“顾客”。财经与结合这样安排的另一理由是:财经状况往往会随本国、外国、经济的变动而变化。所以大事、大变动会直接影响财经格局,它们也是经济界人士非常关心的内容,这样的安排就更常明智和合乎规律的了。现在我国众多电视频道中的不少节目常常缺乏恰当、稳定的功能,难于和受众形成接收“约会”效应,从《天下财经》的节目中可以有一点。

  中央人民经济之声的《天下财经》栏目创办于2003年11月。到今天,在4年多时间里,节目走出了自己的“经济报道”子,并已经位居市收听率前六,也是其中唯一的经济、财经类节目。《天下财经》创办的时候,很多地方的经济已经难以为继,改弦更张了。与大家处在相同的社会历史大背景下,处于竞争力疲软的现阶段,它近年来的影响力不断提升;因此,对它进行研讨可能对业界会有一点儿。

  这样的内容构成了节目的第二竞争实力,却是“核心竞争力”。因为深度可以指导表层的描述,使其更有逻辑、更有系统,更清晰、晓畅。节目组很明智地将重点放在此,打造出自己“可持续发展”的根基。

  现在大家都明白做事“态度决定一切”。这里的态度包括心态、判断、情感投入等多个层面。目前在电视业界,很多人的心态还不能放平,还常常会想要以小投入或省事的方法得到最大的收益。这种浮燥心态始于初期,有人偶然投机,利用社会机制的漏洞,不费力地掘到第一桶金,这在全社会带来了普遍急功近利的追求;至今很多人还是这样的思。加之长期的产品经济制度和对上负责的惯性,很多人做事常常是浅尝辙止、敷衍了事,使大家在生活中经常会面对各种大小麻烦,甚至一些国产“名牌”的质量也不能让人信任,“名牌”自己也常常没过多久就悄悄消失。在市场化达到相当水平的今天,竞争日益激烈,除极少数特殊人物外,基本上谁都很难“随随便便成功”。在商人来说,这叫“浮油撇尽”,大家都不得不开始“啃骨头”。这时候,有否勤恳、踏实的工作态度变得很重要,也成了竞争成功的“杀手锏”。所以《天下财经》成功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他们“识时务”、“态度好”,知道勤奋努力,整个创作团队能够静下心来办节目,从新闻中真正研究一些现实问题。

  有人会说,这个节目没有什么新鲜招数,他们的做法太正常不过了。是的,但,能够以此成功并不能取巧,只能下“笨”功夫。

  为了节目的质量,节目组还有一些独特的措施。如节目组有多位监制审稿人,以前都是一人单独审阅,他们在实践中感觉一个领导的智慧有时候“不够用”,所以就改为每天早晨有两位编辑、几位领导同时审稿。(经济之声总监潘晓闻:在《天下财经》研讨会上的发言,2007年11月20日。)以“大数”原则来决定的正确、平衡,和质量的持续,这确实是很有效的方法。

  中国的经济诞生在1986年的广东。它的出现有几方面的:一是适应中国、经济领域日益活跃的社会生活需要;二是对港澳泊来品——形式的本地化试验,以此开始振兴的探索;第三,同时还是从经济中获得好处的新式尝试。因此它能够快速风行,一经在广东出现(珠江经济台)便迅速风靡全国。珠江台的节目从一开始就给综合以:以前的综合度还不够,还要更大范围地包容,以共同趣味、长时段结合的“大板块”节目满足更多人同时的需求,所以它提示的依然是综合节目的数,而并非“专业化”的起点。它的节目新闻、娱乐、生活服务各类都有;它的听众也是各色人等,很不“专业”。加之之后的很多年里,中国人真正介入经济领域的并不很多,节目给什么人听、该怎么做,直至经济该怎么办,一直以来并没有形成真正成熟的认识、数。这既带来了众多经济的无疾而终,也给了后来者更大的探索、作为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