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与情的完美结合——谈于欢案二审判决的社会效果

2017-07-23 04:13

  二审判决则把被害方实施的行为与、推搡、拍打等行为一并列为侵害,进而认为于欢持刀捅刺是为了侵害的防卫行为。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当一个人的人格遭受严重侵害时,可以采取必要的、适当的损害对方生命健康的手段进行防卫。

  其次,二审判决把对人格的视为被害方的严重,并大幅度减轻于欢的刑罚。被害方在刑事审判中经常作为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从轻、减轻处罚的幅度与被害方的程度要相当。

  对于本案的处理方式,有一种很有市场的观点是于欢无罪,甚至曾经一度占据上风。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司法机关很容易于。但本案的二审法院并没有失去。二审判决在肯定于欢行为的防卫性质和被害方存在严重的同时,依据案件的事实细节,认定其防卫过当。

  二审判决强调了人格和的意义,对非法讨债手段予以否定,对于欢改处轻刑;同时又对过当的防卫行为实施一定的刑罚,引导人们通过法律途径自己的,而不鼓励私力救济,既安抚了的不良情绪,又不于“无罪”,应该说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二审判决把通过进行催收定性为严重违法、手段恶劣,认为这种行为应当受到惩罚和,表明了国家对非法催收行为的否定态度,下一步很可能会通过立法、行政、司法等手段加大对非法催收行为的惩处力度。另外,冠县纪检委对于欢案当事的行政处分,以及警方对吴学占催债团伙的,也从侧面印证了前述观点。期待着立法机关将超过国家允许利率的高利贷纳入刑法调整。

  于欢案的发生有着现实的社会背景。当前民间借贷泛滥,利率畸高,非法集资,非法讨债,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的重要因素。法院在处理与民间借贷有关的案件时,尤其是刑事案件,不应当拘泥于案件本身的评判,而应放眼于整个社会,综合考量案件处理结果可能产生的社会效果。一审判决忽略了人格的重要性,忽略了亲子伦理关系在中国体系中的地位,忽略了对高利贷、非法讨债的厌恶情绪,对于欢处以重刑,因而引来骂声一片。

  首先,二审判决把对人格的视为实施正当防卫所要求的侵害。是否构成正当防卫,一般需考量防卫的手段与遭受的侵害是否相当、对等。防卫的手段多具有性,会对生命健康造成损害,因此通常要求侵害的对象也是生命健康,对人格的往往被忽视。一审判决正是这样的逻辑。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右),于欢及其母亲曾在这里被催款团伙实施行为(图:南方周末)

  本案的难点在于被害方遭受的损害是生命,是最重的损害后果,而其不过是对于欢的母亲实施了行为。生命的行为与侵格的相比较,是从轻处罚,还是减轻处罚,如何减轻?二审判决对被害方的辱母行为的评价是严重违法、,手段恶劣,严重,应受到惩罚和。将被害人的严重与于欢的防卫情节相结合,使于欢的刑罚得以大幅度减轻,大胆突破,,深得。

  再者,我国法律对于行为了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受者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要求侵权人赔礼道歉、恢复名誉、赔偿损失,构成犯罪的,还可以追究侵权人的刑事责任。社会中,人们就是要通过的途径来自己的,国家则要鼓励、引导人们如此行事。在有救济程序的情况下,如果当事人采取非法的手段自己的,就是把私力救济于国家之上,其结果必然是导致社会的混乱。

  首先,于欢的防卫手段是过当的。即使被害方存在严重,但其行为所侵害的毕竟是人格,而非生命。生命是人格之所系,没有生命,就没有人格。在这种意义上,生命的价值还是要高于人格的。我们尊重人格的同时,更要尊命。所以,本案中,于欢为自己和母亲的人格,了他人的生命,其防卫手段显然超过了必要的限度。

  所谓的软一般体现为长时间伴随、纠缠债务人,对债务人实施语言、肢体上的或挑衅,纠集社会闲杂人员占据、封堵债务人的住所、办公地点等。这些行为虽然不具有直接性,但对、人格、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都可能造成损害。目前我国法律对于高利贷行为主要是通过民事法律来调整,所以在催收者和债务人因此类软行为发生争议时,警方一般不愿意过多介入,而是希望当事人通过民事诉讼途径去解决,这在客观上起到了非法催收的作用。

  其次,于欢的防卫范围是过当的。被害方中有三人并未实施辱母行为,且有一名重伤者系被于欢从背后捅刺。我们说防卫,其打击的对象应当是自己的人,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对侵害自己的人以外的其他人实施打击,是不必要的,所以于欢的防卫行为超过了必要的范围。

  对于欢处以刑罚就是引导人们依法行使,了国法的;对于欢大幅度减轻处罚,顺乎、合乎人情,则是法与情的完美结合。

  再次,二审判决将对于欢母亲人格的作为被害方的,了亲子伦理关系。本案中,被害方实施的行为主要是针对于欢以外的第三人,即他的母亲。之情是诸多人类情感中最神圣、最纯真的,辱母对一个人的甚至超过对自己所带来的。如果他人母亲的行为得不到法律的惩罚,自己母亲人格的行为得不到法律的认可,必将引起人神共愤。一审判决恰恰未对此情节进行评判,因此导致了社会不良情绪的井喷。二审判决将辱母行为归结为被害方的严重,符合,,社会效果颇佳。

  现今社会,的力量极其强大。对于某些涉及话题的案件,如果法院判决处理不当,很容易引起的大爆炸,从而产生负面的社会效果,影响法院判决的公信力。有些起初处理不当的案件在参与之后,法院又于的压力,缺乏思考,矫枉过正,对社会和造成“二次”。

  高利贷与非法催收行为是紧密结合的。非法催收行为有多种形式,以往最常见的是和非法。前两种行为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很容易构成犯罪,很多催收者因此而被判罚。所以现在的催收者学聪明了,转为实施“软”催收。